沒看錯!就是暗部面具+銀魂眼罩!!●愛與大根之使者!~ピンク~ノ~メイド~ちゃん!~●御名前~kawayi/某k/k醬草莓[オンァイン用] ●誕生日~1986*1*25~●星座~アクア


by kawayi

カテゴリ:k醬挖坑( 10 )

是不是沉默就能解除误会呢?
再怎么哭,我还是我,误会还是误会,缺点还是缺点,直冲依然是直冲,要是连误会的根源都不知道就永远都不能解除误会
或许。。。
别人根本就不想去解除误会。。。

这个世界上是不是还有一个我,跟我一模一样,代替着作为这个世间唯一的我行动、说话?
如果是那样的话,请让我消失,留下那个[我]在这里。
或许她才是别人心目中的那个我
或许她会比我更会跟别人的相处之道
[PR]
by kawayi | 2007-02-07 11:52 | k醬挖坑

世界真黑暗。。。

究竟还有几个算人!!!???
究竟还有什么事要发生???

被新人勒索!
公司被骗钱!
丢脸丢上报!!
家里的闹剧!!!

来啊!!!
都来啊!!!
你他妈的都妖怪!!!
对我赖皮我还得对你们陪笑!!!
屁道理!

有种别当暗娼!!!
尽打我闷棍!!!
只能痛又不知道能在哪里响!!!!

反正即使没希望也能更失望的话,我也只好这样!
情面给足,余地不留!!
我也有我的狠手!!
[PR]
by kawayi | 2006-11-20 02:07 | k醬挖坑

- -|||

本人失语中。

除工作内容外,脑子都是一片空白。
心里面也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没怎么办地球一样会公转和自转
[PR]
by kawayi | 2006-10-17 04:00 | k醬挖坑

那些可怜的猫儿。。。

今天在外吃饭,饭毕路经店外的笼子。

笼子不大,上下两层,左右分隔,一半是鸡,而一半是猫。

狭小的笼子,十分肮脏,笼里的猫一只无力地蜷卧着,眼神迷惘而惊恐;另一只不安地站着想举步徘徊,可惜笼子太小了,它连半步都还没办法递出去,爪子便得落下在那细而歪扭的铁条上。

这一只不安的猫儿,毛很长,一定是从哪个人家出走就被掳来这里囚禁了。和我同行的女孩禁不住伸出一根指头,想越过笼格子给它们一个小小的抚摸作为安慰,而那只卧着的猫警觉着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哀鸣。它一定目睹了同伴的死亡吧,它那放大的瞳孔充满一种挣扎的绝望。

下一层笼子的猫可能已经被困了很久,都背过了身驱,疲惫地蜷缩着,没有一丝活气。黯淡的毛上散落了几点由上层掉落的鸡粪。

我看着它们,就像直面着恶梦一样难受。

真的太可怜了!

凭什么猫儿们要被摆上餐桌!!它们又不是天生的肉食用家禽,何以它们在为人类增添了各种生趣以后要被掳来至此,遭受这不人道的劫难?

我想起我家失踪的猫,想到它可能遭受的各种劫难,想到它可能也和它们一样,在笼中等待着死亡,等待着接受成为盘中餐的命运。这让我有冲动去买下面前这几只已被折磨得失魂落魄的猫儿,但是我这样的同情却是一种多余。我没有买下它们全部的能力,也没有保证它们余生的能力。

我所能做的只能是无力地离开,坚决地忘记它们的处境。

可是到现在我还是不能平静,当听到自家的猫儿那响亮的叫声,我就再度看见这恶梦般的光景,这让我如同见死不救一样地难受。

这或许很夸张,但是我真的爱猫儿,虽然爱得那么地无力。
真希望拿猫当桌上菜肴的人都被猫们杀掉,他们的肉一定污秽得连猫儿都不屑一顾的。
[PR]
by kawayi | 2006-10-12 00:47 | k醬挖坑

夜场游记

哥哥回来了,终于能见到哥哥和大嫂~HAPPY
上一次见面都已经是1年多以前的事情了

能顺便去[新冶]也是另一件HAPPY的事情~
我不喜欢夜场的生活,但是我喜欢看夜场的装修
职业病拉~
吐舌

果然里面好漂亮,让我好想照相呢
只是那种几乎连人脸都看不见的光线- -
看来这[鬼屋]真的只能照到[鬼]呀~XD
一路走上二楼
一直看到N多美女~
N多美腿~
然后超自卑~
哈哈

结果订了位置居然没合意的桌子~[这真是一句诡异的话~]
确实是人太多了
合意的地方早被挑拉~
于是辗转走了几回~
也顺便把角角落落都看饱了
最后跟着哥哥他们一堆人到了另外一个场子

然后来到钱柜隔壁的TOP~
真的好小呀~
那么小的PUB也居然有外国人- -
看来他们真的是夜生活太少了
装修很一般
我一直以为这是家K场~
原来它是PUB呀~哈哈
真实匪夷所思XD

坐下来坐了好久~
看着人越来越多~音乐越来越吵
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我一定是第一个然后也是唯一一个会在这里睡着的家伙~XD]果然还是安静最适合我拉
最后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
实在是诡异
- -
这是异次元空间么
人不断地进不断地挤
居然还有可以跳舞的空间
神秘呀

深夜的时候人实在多过头了
我又跟着哥哥他们转去了426
它的所在是很熟悉的东急
那里的人依旧是多得不得了
多得好像那里任吃任喝都不要钱一样
要坐在大堂等位置~
又是很奢华的沙发又是很多美女
还有很多人吐。。。- -|||||||||
还有轰到我连心脏都开始不舒服的音乐
||||||||||||

然后四处走完参观了一圈~
[我果然是把它当展览馆一样拉~]最后最后的结论是

要是我家也有这么舒服又漂亮的沙发就好啦~~~-w- +突然想起
好久没去隔壁的代官山屋了

真怀念阿。。。。-v-
[PR]
by kawayi | 2006-09-11 21:40 | k醬挖坑

终于。。。

终于。。。
终于
终于

告白了。



真是。。。我哪来的勇气。。。
突然就说了- -

突然就说了。。。

虽然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但是,有点松了口气的感觉。。。

第一次呢。。。
居然主动告白。。。
我居然做得到。。。
给自己鼓掌。。。
鼓励一下。。。

工作。。。
要加油啊。。。

[香港游绘记]
后补。。。
[PR]
by kawayi | 2006-08-30 02:23 | k醬挖坑

绝对无力。。。


我真的好想哭。。。
真的真的
为什么我会觉得这样的无力。。。

为什么身边认识的人都在分裂
为什么朋友不再是朋友
为什么即使就在我眼前发生都没办法劝
为什么我担心的人却不能告诉他我的担心
为什么有的人曾经能够在同一张桌子上嬉笑而今却连招呼也不可能打
为什么我不想再自闭却只能自闭下去
为什么要让我觉得什么都靠不住
为什么我必须知道谁是sama谁是殿
为什么我要知道哪个sama哪个殿的八卦
为什么我要比别人更痛苦地去逃避
为什么去留都会不开心
为什么没有办法向任何一个朋友说自己最心痛的事情
为什么有的话说了总是不会被人重视
为什么我是独行侠即使我根本不愿意
为什么到最后总得逼着我一个人独自努力
为什么我只能帮助身边的人幸福而没办法保证自己幸福
为什么自己喜欢的人在眼前却只能祝福别人
为什么我一直通宵努力都还得不到预期

我知道有些事情急不来,有些事情逼不得,有些事情不能说,有些地雷不能踩
可是我好累
好累
好累
好累

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放心地把这份疲累向任何一个朋友倾诉
我害怕
很害怕
很害怕
即使再不安我也还是得这样
憋在心上
痛得要命
最后还只能出去住酒店
让眼泪流在只由我一个人霸占的大房间里
第二天继续肿着眼睛向别人微笑

明明知道别人对自己的误解
确无能为力辨回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我不知道还要到哪里才会完结
我不喜欢这样
却没有办法改变
我最讨厌的无力感阿
不要再束缚着我啊


我是不是该按照自己的人生计划
直到那一天就离开
可惜那一天离现在还是太远
目标只要早日达成的话
安置好家人我就可以放心离开了
[PR]
by kawayi | 2006-08-25 04:38 | k醬挖坑

改来改去。。。。



还是这样比较好。。。。


可爱的KILL猫猫小妹妹~
= =;
姐姐以后拜托你了。。。。
[PR]
by kawayi | 2006-08-23 22:03 | k醬挖坑

木然。。。

除了工作就是画展,除了画展就是练画
平静的这两个月来其实发生了很多事

我却实在对现实木然了

朋友都在身边,但我却依然觉得无可依靠。或许这只因为我自己

8月最难过的时候我没有呆在朋友身边,也没找什么朋友说话
我只是静静地外出找了旅馆留宿

有两张床、有椅子、有桌子和电视的大房间
只有我一个人
觉得很清静、很舒服
眼睛很肿很痛,但是心里却很高兴

我早该搬出来的
但是家里还有没能放心下的事情

其它方面的事情也是接踵不断
基本没有好事
但也都是不至于死人塌楼的事

这段时间老姐和姐夫都给了我很多支持
现在的自己只是越来越想一直自闭下去,
只保持和圈子里另一个家和一些挚友以及工作相关的基本联系
站在cos和不cos的边缘,继续为未来努力

或许我已经真的太习惯一个人了吧,即使自己其实并不喜欢
[PR]
by kawayi | 2006-08-14 14:27 | k醬挖坑
快要漫展了。。。
每次到了漫展都感慨为什么当年的大家都不能坐在同一张桌子吃饭了。
有时候真的很怀念展后的聚餐,
一大堆人一大堆桌子,几乎把人家饭店塞满半层的光景现在似乎都只是回忆了。

四五年得来的伤感却都是无谓的,[自己高兴就好]什么的,其实能不能做到还是只有自己才知道了。

朋友的同人志和自己有份参与的同人志都准备发行了,尽了努力就要靠运气了~
不知道有没有一个神叫[网民愿望之神]呢。。。?
有没有也好~我都先为自己和朋友祈祷[销售量直线上升]了。。。
希望能实现吧。

最近身体状况很糟糕,可能是因为夏天吧。
上月底的连续高烧以后,似乎每一次的外出都成了很大负担,只要一外出,回到家就一定会倒下,所以夏天真的很讨厌。

但越是一直在家里努力,就越是希望能见到朋友,和她们聊聊天什么的。
朋友对我来说真的太重要了。。。[应该说是必需品(?)。。。汗]
所以有时也会自找罪受地坚持外出。

越发地努力却越发地缺乏信心
这心态很不好
可是似乎短期内都无法改变了,只能因此而越发努力下去

最近也遇到了莫名其妙的人
一个是摆明企图为了想在cos出名而来和我当朋友的人
我很佩服她坦白的勇气
做朋友其实只要合得来谁都无所谓。。。
但是对于她那个强烈而[美好]的[愿望],我实在无能为力。。。
而另一个就是远在上海,特地拜托老姐传话,
说我[不愿意和她交朋友]的人。。。

上海。。。好远。。。都没去过呢。。。
那个人是谁呢。。。和她有没有过一面之缘我都不清楚了。。。
只求不会闹出什么误会就好了。。。
[PR]
by kawayi | 2006-07-14 05:22 | k醬挖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