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看錯!就是暗部面具+銀魂眼罩!!●愛與大根之使者!~ピンク~ノ~メイド~ちゃん!~●御名前~kawayi/某k/k醬草莓[オンァイン用] ●誕生日~1986*1*25~●星座~アクア


by kawayi

<   2006年 05月 ( 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从杭州回来以后,接连感受着挫败劳累和沮丧。。。
在杭州,美景当前,可惜都因为自己的财政关系,无法完成衣服,浪费了一次又一次的摄影机会。

大家都帮了我的忙,希望我能赶得上进度,可惜赶到了进度,照出来还是白搭。。。
那样经济和时间双拮据赶出来的东西毕竟品质粗糙阿。。。orz

我曾跟七月说:现在这样的状况。。。我实在是丧失了cos的信心了。。。

不想拖慢大家的进度,不想添大家的麻烦,看着自己努力的用心到最后还是只剩徒劳,确实让我一蹶不振

这段时间我实在没办法告诉大家我满脑子的消极抑郁。。。大家都累,我倒是有哪门子的道理再诉解些什么。。。

想要好好休息调整,但工作还是不能不干的,我的财政状况每天都提醒着我要努力:
[即使先不提还债,我还该吃饭呢,总得活吧?!]

可惜运气不好,碰到了麻烦又难缠的客人
谁叫我要吃饭呢?认了,就只能这么拼命干了
不然我怎配得上[死拼女王]的号阿
就这么着,麻烦仍一直是那么接二连三,憋得我快发疯了却不能发疯

然后,我病了,面对眼前一堆堆摊子,无可发难,心生绝望。

然后又是奔波劳碌的一天。。。。。
回家路上
我半瘫着在车座上,看见那宏伟的63层
那一瞬间
我就真的想爬上去就这么跳下来,在这个5星级的大门前砸一个灿烂的脑袋花,让小命就此作罢
回回神,都到了回家的岔路口了
艾,乖乖工作吧

20号。凤于的摄影日。就在原定发货期的后一天
我明白我的状态就是再怎么拍都是一坨屎
但是大家都准备好了,我再来拖进度就真不是东西了
原想把货赶完了就来好好准备吧
无后顾之忧了
结果厂房赶不来了,跟[上帝]交涉以后,货期宽容到22日
这回免了照片,但是要现场展示化妆
哪来的人献这个身,但是,依旧发难不能
还没来得及想这个问题呢

头饰得做了

放开一堆货料,又铺开一个做道具的新摊子
好好地做了一天,用纸粘土磨了边,喷漆喷得自己又一次轻微中毒了
谁知道那家伙没往头上放就断了,磨好的边也裂了
一层层的,煞是[好看]呢=皿-。。。
最后,折腾了几个小时才让大家来忙乎完的妆
戴着断掉的头饰
我真感觉挫败到谷底了

我凭什么让大家瞎忙乎了
我是怎么都笑不出来了
不睡不停歇地准备,跑到那么远
最终剩个什么了?!
我自问,不果。
愣是只能憋着

拍完了,累瘫了,坐下来找一角落堆着,想起这么段时间以来的繁琐各事
艾,都挨批的呢
憋闷透了
回吧
走不到半步就被心酸攻陷了

抱着行装啜泣着,都把司机吓得把我当什么似的,握着方向盘一直沉默着
外面下大雨,里面小雨
雨云进脑了。

到家时
想起事情还一堆没做的呢
我这小雨下得连淅沥声都响不起来了
我妈说,你哭什么,想当年我们下乡,饭都没几口下肚的,干农活干得三更半夜的没哭过呢,你这哭个啥呢。。。。。。。。

妈,如果世界还像你那时候那么简单就好了。像我这种傻子或许能把日子过得小鸟般地欢快了。

第二天,料子不够用,也只有我找得到哪才有
揉揉肿肿的眼帘,有点重;看看窗外的树海在滂沱雨里绿油油地摇晃着,
我真想噼里啪啦地踏着雨水,冲上白云山山顶,大喊:

[他妈的,我不干了!!!!!!!!大不了我不活了!!!!]

真不知道有哪种人生观价值观才能告诉我那么累值不值了。

拖着我那破高跟鞋爬回去弄好内景要用的东西,清理好展示室,打版的小弟问我:[你是多久没睡觉了。。。]
那时候,我想说,你不如问[其实我这两周睡了多久]好了。。。

milu他们来了。
无论外在还是行动力都变成熊猫的自己,真不想让他们看到,那样我的挫败感会更重。
于是跑出去买料子。
回来时,milu告诉我妙光要重拍
嗯,重拍就重拍吧,预想之内了
我又一次需要重拍了
无奈和低落。。。
看看外边,雨又下大了。

依然被客户折腾,谁都会说我是自找罪受吧
可是谁知道我的身不由己呢

回家,家里很乱,被埋怨了
我彻底觉得我在哪里都是添麻烦

我开始怀念被孤立的日子
因为习惯了
一个人躲在一边清静着
谁也碍不着了

像现在这样,我只是在浪费大家给我的关心和帮忙而已
沮丧到了极点

边哭边搓着碗,又想到:
23号。。。
23号要交毕业设计了。。。。。。。。。。。。。。。。。。。。。。。。。。。。

重拍完,我需要自闭了
大家,7月再见了

いずまでも、そんなり不器用な自分が嫌い。。。

氣持い時がも、氣持惡い時がも、どでも、みんなどいしゅうにの頃が最高。。。
[PR]
by kawayi | 2006-05-22 03:38 | 妹頭桑之惡俗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