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看錯!就是暗部面具+銀魂眼罩!!●愛與大根之使者!~ピンク~ノ~メイド~ちゃん!~●御名前~kawayi/某k/k醬草莓[オンァイン用] ●誕生日~1986*1*25~●星座~アクア


by kawayi

<   2008年 01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对啊,人生若止如初见。

只怪故人心易变。

HAPPY 诞生日 TO ME。

今天的生日礼物是“在top coser的页上投我一票吧”的留言。
轻笑,百感交集。

投了票,想想,还好自己已经结束了浪费在cos上的时间。如果允许,我还真不想和这相关的所有再有任何联系。

所谓爱之深,恨之切。
我是打心底里否决cos了。
抱歉。
[PR]
by kawayi | 2008-01-25 03:46
很久很久没有写,因为觉得写不写也没有用了,因为家里有太多需要解决的迫切难题。
差点以为这个年会过不去了,但是在年的门坎边,状况总算止跌了。。。

自己真是个怪异到极点的人,琐碎的一些生活的人际的感触可以和朋友说,重大的困境来临却只是沉默着一直不开口。或许是因为琐碎的心情可以狠狠的语气去泻掉,重大的困境即使述说也不可能有解决的方法吧;毕竟实际的问题无论自身是怎样的心情也对实际的解决无用。

今天是自己的农历诞生日,回顾自己,很无奈。(以下或许很能娱乐大众)

用一张内blog的图分界。。。。


这里。。。还是只说说最平常的吧,例如工作。

在几个月前,从一个与自身所有性格和所学的都完全无关的边缘职业离职后,成为了教师(居然。。。)。不过,学生(问题或不良)这种东西最近和自己过分有缘。

实际上领薪教师的工作在上周就结束了,然而不领薪的教师生涯似乎离结束还很遥远。学生范围从一群几乎没有天分的小小暴发户子弟到自己那不长性的表弟乃至不良少女。对于有问题的人,自认接受能力很强,包容能力很好;但是深入了解个体以后,突然觉得自己教的学生是充满可怕的未可知物种。不敢妄定别人的学生如何,但他们,对于作为地球人的我来说竟是些难以得晓的生物。

我很懂得自己也不是什么正常的家伙。。。但是。。。我教得很无语。
当然,深入了解学校的政策与办事以后。。。我更无语。

对于那群刚入学暴发户子弟,给他们上课有许多有趣之处:

比如,他们爱兴奋地催你发纸,画来画去最后亲切地还你一张破窟窿白纸(多牛,没学基础已经会行为艺术了);
比如,他们爱上半截课跑来和你嗲声说——老师,我要拉屎(哭腔);
比如,他们爱一笔不画递给你,老师你给我画——不管你在黑板上教了多少次最简单的画法;
比如,让他们尝试一起画一张画,他们会把一张大纸硬生生地各占地盘,不允许自己的地盘被别人占上一点,甚至只是细细的一根铅笔线;
比如,他们爱互相排斥,然后互相跑来找老师哭诉对方不是;
比如,他们弄脏了爱互相推卸责任——反正老师会搞卫生。

但是,我不讨厌他们,毕竟都是些小事情来着;课时少,年龄小,对于人格我教得了多少?而且小孩行为总是来自大人。
况且,他们与他们学校的领导家长相比,可爱多了(毕竟只是6岁光景)。

下课了,家长的名车会堵塞一条8车道马路的交通。家长们的爱漂移,为占一个最有利的位置,都互不相让,所以每次送老师回去的车都很难离开校门。

要提起领导们,要回到面试的那天了。
聘我来负责的班叫动漫班。
呵,好大一个科目,动画漫画都能单独成科,大学科目。
我的学生,清一色一年生——小学一年。

找我去的时候,那个主任说,最近动漫很热门,所以这家贵族学校的校长要走在时代的前端,特意开办动漫班。
面试的时候,那个主任看着我摊开一堆画笔准备现场上色,他叫停,给他看作品,他说,其实我根本不懂,挥挥手,不用看了。
他说,其实今天不是面试,就是还有一周开学了,老师还没着落,学费都收好了,所以除了你以外请帮忙再找老师。
还说,学生那里好好教,说不好还能弄几个来参参奖。
呵,多牛。
呵呵,奖,主任你怎看也比我年老好几载来着,好生天真哟。

后来随便找了两个美大的学生,搭我一只,就成了3个班。
吩咐买教材的时候,告知学生人数20人,说是贵族学校,注重质量,小班开课,限额20人。
及到开课前一天,主任说,请多买两份,嘿,多热门,超额了还。
开课了,一点名,学生人数——30人,可没见这班小哪去,质量高哪了。
学材完全不足,铅笔数为求全,每人都少领了一支,剩下那堆樱花牌的勾线笔。。。
发不足,先不发,后补。
但是却告诉我开学了没办法再过学材帐给我了(其实是老早钱都被吞光了)。
最后,22支针笔几乎没发,当是奖品发给了几个认真的孩子,剩下的成为了个人财产,至今无人问津。。。
呵,多严谨的办事,多严谨的办学哟。
哟,“贵族式”嘛,不就学费“贵族”咯。
3个班一共90人,每人5百一学期,每位老师薪金总计一学期1500以下(课时计算);剩余全数在哪?
主任自留一部分,副校长吃大份。
因为副校是主任贿赂的收贡的主儿。

管它啥校园贿赂黑箱交易,工资发了,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没资格哟。
上我的课呗!
上课可神奇了,还搭一个辅导老师。丫的工作内容就是勤奋地骂孩子们不许吵,坐端正,发神经了还扭扭孩子耳朵。我真犯难了,没听说画哪种画是端坐着能画的,哎哟,我真是无德无能。
可是还是只能上我的课,带着青筋与忍耐。
不过。。。每当他一吼,可好了,我教孩子的东西全吓光了。
于是丫在以上之余闲暇了还不忘跟我搭话,这位老师,你周末有空吗?一般干吗?丫眼镜里透着异光,让我惊异——我看过戴眼镜的,没见过丫这挺儿戴得那么恶心溜油的。
额带青筋捏一脸最灿烂的抽笑来回绝——娘的,这该是泡妞的地儿吗?奶奶我周末干嘛是你这孙子管的吗?——心中骂着。。。

期中了,发一纸通知,好哟,家伙,漫画比赛!
你的学生们连最基本的都没画好,自己倒弄起比赛和奖来了,末了还不忘狂妄一句:佳作选送参加省市级漫画比赛。。。
主任呀,你咋地那么没常识,没常识也要常看电视呀,你是从哪知道的动漫很热门的,热门泛滥到只要能有你那些糟糕的小学生佳作程度就能参加比赛拿些什么奖来着。
我混了那么些年也不知道能这样,佩服了,我只能赞叹,这学校很好,主任你很强大。

你们根本不可能为孩子们做到的,孩子们也不可能做到的,你们却那么正经,那么信誓旦旦。

虽然我没考过教师证,没念过教育心理学(教师证必考科),但是这些劣事我知道不该做;可惜了你等持教师证的正规教育从业员。

小学完了我要感叹初中。

我的弟弟辈也是一年生,初中一年。
他第一个令我惊异的地方就是很高分。差点不够100分——3科总分。
第一天来补习的时候,我还很乐天,以为丫即使学习不好,起码是乖孩子,于是本着不强迫精神,我说,弟哦,念书不素唯一出路哦,只要有目标和特长哦之类。
第一天补了大半天,全科摸底,全不懂,虽然每一科花几小时才能走一小步。

我的教学理念一向走鼓励政策:没关系的,今天的一小步,就是明天的一大步(星星眼),只要当个堂堂正正的人就好了(远指夕阳)。

想来我是麻辣教师之类看太多了。

有一个自闭智障孩子的母亲说过,上帝给了我一个任务,就是带蜗牛去散步,我不能走得太快了。蜗牛虽然走了很久才往前挪动了一点点,但是蜗牛已经很努力了。。。
我弟就是这只蜗牛。。。而且没在努力(虽然他哪都没有智障的象征,泪,我也不是他娘亲。)我这自找麻烦带蜗牛散步的只好“山不动,我动”,怎么动,踹他动。

蠢不可怕,可怕在懒。。。又蠢又懒,而且没有危机感,没有廉耻心。
要是长得帅还能吃吃脸饭,可惜了,五官很紧密,而且脸很青春地。。。在烂。

丫为逃避学习,老有小狡猾,装乖继续卖懒,似乎如此自己就有得着了。丫傻得以为别人对他来不来补习很着紧?
最好别来,浪费我时间浪费我精神还浪费电。我妈还恨没和他要学费呐,看在可恨的亲戚关系上。
唉,连使小小的坏也损己不利人,又一没水平的柴人。

无论哪一方面,他都是我家教史上的奇迹。
学期中第一节课以后就不想来了,说很累,但是上课内容只是解决了半页成语练习,一个单元的单词,两道不是很难的正负数计算题。。。
看着他的背影,我很无奈地确定丫一定有阅读障碍。。。可怜的舅妈。。。

在以后1天打鱼10天晒网的补习日子里,因为丫从不带课本回家的关系,唯有着重解决哪都能找到的基本数学题。

但是,他的小步越来越慢了,期末前一共上过的几节课,每节都3小时以上,每次都得重新解决同类型的题,而且都是——两道而已。。。
感叹,弟,你创新记录了。
继续要丫练习,丫居然不屑地笑了,
“你居然还笑得出来?要是我,已经笑不出来了!”
我怒了,这丫太会浪费我时间,碰上心情奇差,差一点教得激动哭了。

于是直到学生放寒假以前,他都没有来了。日子重新落得轻松自在。
有时想想,自己看着他从婴儿慢慢长大,明明小时候乱可爱一把的,真是岁月催人XXX。。。
寒假来了,他又来了。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我性格糟糕,容不得自己不负责到底,泪。
看看卷子,问问成绩,操!这回3科一起都不及格了。你丫好样儿的!
抹一把血泪问问,我教了那么多节,明明你在我面前都会做的题干吗这里空着?
他说,我困,试卷来,我就眠了。
我脑空白了,我抽搐,我绝望了。
他一个眠字浪费了我背后几十个小时。
补习的时候,才做不到一题,他趴下了。
我刮风了下雪了,
走,回家睡,快,睡饱再回来,睡不饱别回来了。

再回来,复习论语,10则,10小时,默写5次,终无所获,翌日,完全讲解了论语一课,连文言文的相关知识,又6小时,傍晚,终于把论语默出来了。感动着让丫练练作文,写完以后,我看了一看,终究改不下去了。

丫根本上连人格都烂掉了。

感叹自己要丫写进入初中的变化实在是太过对口了,也要称赞丫的直率。
丫写他进初中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像那些不像学生的初中生一样,可以没有纪律了。
他觉得自己很成熟了,做什么都很有道理了;
上课很累,让他写千字文的是变态……
没法写上原文,因为文法太狗屁不通,但意味确实出奇明显的。

我笑了,大笑,干笑。
是的,用脚趾想也知道,我也只是被他应付着然后在心里咒骂“变态”的存在而已;他嘴里说过的那些“我不来对不起表姐”之类的话此刻都让我没有了任何想法。

虽然我很明白世上人有千种,但是,遇上如此仍然很惊异;虽然很明白有的付出不应期待收获;即使没有期待收获,这仍然让我确切地感觉如此忙活、奔走、担心、烦恼的自己才是傻瓜笨蛋,而且是最蠢的傻瓜、笨蛋。

[PR]
by kawayi | 2008-01-23 08:02